云南新闻网> 黄河时报掌上金三角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梁达明

2018-10-09 11:52:39 来源:黄河时报掌上金三角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

梁达明:人像摄影是技术与艺术的融合

——摄影评论家孙振军

与25位摄影大家的对话

孙振军 | 中国(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大展艺术总监,三沙市荣誉摄影师、三门峡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摄影评论家、高级记者。曾在海军南海舰队、西沙群岛服役,并从事新闻与摄影工作。在《南方周末》《人民摄影报》《中国摄影报》发表多篇评论文章。出版过16部专著。

梁达明 | 毕业于中国鲁迅美术学院工艺系专修科,1981年学习摄影,曾就职于沈阳生生照相馆。现为中国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美国职业摄影师协会会员(PPA)、北京摄影函授学院教授、自由职业摄影师。1984年从事摄影创作以来,发表作品数千幅。获国内国际摄影比赛奖一百余次, 其中获金奖二十余次。


■摄影就是用相机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反映故事。人像摄影所反映的以及在拍摄过程中所要求的技术、技巧,对所有题材的拍摄都有指导作用。

孙振军:首先请你谈一谈个人的经历,特别是与摄影相关的经历。

孙振军:最终促使你选择人像摄影的契机是什么?

《思绪》

1992年,获辽宁省第六届人像摄影艺术展览金牌奖。

孙振军:像你这一代摄影家,很多人是学美术出身之后从事摄影的。但是,你既没学过美术也不是因为自己爱好摄影,而是由于当时的体制被组织分配搞摄影的,是这样的吗?


■我在国营照相馆工作了20年,买断工龄后,凭着对摄影的热爱和坚持,成为一名自由摄影人。我见证了中国照相馆的一步步演变过程。

孙振军:现在很多年轻人对照相馆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能否谈谈当年照相馆拍人像的工作流程?

《肖像》

1995年,获辽宁省第七届人像摄影艺术展览金牌奖。

孙振军:你能不能够简单回顾一下“一位客人从进入照相馆,到把他送走,这个过程分哪些步骤?”你们当时会到街上拉客人吗?

孙振军:随着摄影技术的普及国营照相馆也逐渐没落,你离开国营照相馆之后,走上一条什么样的路?


■人像摄影师要具有观察能力和沟通能力,态度有时候决定作品的成败。

孙振军:做商业类人像摄影主要是让顾客满意,但做艺术类摄影,包括人像、风光,是让自己满意或者让公众满意,那你是怎么兼顾这几个满意呢?

梁达明:我给自己是这么界定的,商业摄影以顾客需求为主,创作摄影以摄影师主导为主。创作归创作,商业归商业,但是你的创作能促进商业,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创作需要商业的支撑。

孙振军:在你从事自由摄影师的这些年中,有没有拍过名人或者令你满意的名作?

梁达明:如果按照国内目前的人像拍摄水平,令我满意的作品还是有的。但如果要跟国际相比,我自己还是存在一定差距的。比如,我拍摄的比利时养老院肖像,还有国内的六十岁以上老艺术家肖像,还是比较满意的。

孙振军:在你拍摄这些名人中,有没有什么难忘的故事可以分享?

梁达明:作为一名自由摄影师,我没有什么太多的机会与这些名人接触,更不用说请他们专门来拍照。拍摄名人肖像我基本上采取抓拍,在他们接受采访、开会发言、静静聆听的时候,就是我寻找角度抓拍的时刻。作为人像摄影师应该具有一定的功底,那就是学会观察人的能力。

孙振军:作为人像摄影师,除了观察人的能力,那么还应该具备什么能力?

梁达明:作为人像摄影除了观察能力之外,在面对被摄人物时,沟通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态度有时候决定你这个作品的成败,除去摄影本身的技术之外,它也是一种商业与行为。我们作为一名服务人员,不管被摄者长相如何,都要一视同仁,认真对待。在拍摄过程中逗笑、沟通,这些技巧是书本上没有的,也教不来,靠的就是经验的积累。所以,人像摄影实际上也是摄影师和被摄者交流的一个学问,是除技术之外沟通心灵的一个学问。沟通到位之后,更容易去掌控被摄者的内心,才能够更好地抓住人物表情,把握到位,这就是人像摄影。


■我认为摄影是实践性很强的东西,当然“成功不在于吃多少苦,而在于动多少脑”,动脑的前提在于学习,当前摄影人最大的弊端就是不学习。

孙振军:除了摄影类的书籍,你平时还喜欢读什么书?你平时旅行很多,读书与行路之间的关系对摄影有什么帮助?

梁达明:从事摄影的人往往见多识广,由于涉猎广泛眼界就会更加开拓,从而在拍摄时能够更有想法。关于看书,我更多时候会去看小说,与摄影相关的书籍反而看的很少。因为我认为摄影的实践性很强,很多时候摄影是实践指导理论,当我们将作品拍摄出来之后,提供给摄影理论家进行写作。当然, “成功不在于吃多少苦,而在于动多少脑”,我平时也在思考,没有思想只沉浸在拍摄中也是不可行的。动脑的前提在于学习,当前摄影人最大的弊端就是不学习。我认为可以更多地去采访音乐家、作家,看看他们怎么看待摄影,这样对摄影人也会有指导意义。因为目前摄影家都进入了一种怪圈,大家很难向前发展,不去思考、找不到方向。这时就需要外界的声音,引领大家去思辨。

《坚毅》

1996年,获第三届中国摄影金像奖提名奖。

孙振军:国际上哪些人像摄影大师是你比较推崇且对你影响比较大?

梁达明:我当年在进行黑白人像摄影创作的时候,还是借鉴了一些国外的表现手法,尤其对尤素福·卡什的人像比较推崇。因为他的作品很经典,我们中国当时的人像拍摄更注重技术忽略了被摄者的人物心态表现,没办法做到两者兼备。尤素福·卡什的作品就很好地将两者融在一起,这也是我努力的方向。我们当代的人像摄影师也存在这样的问题,要么只注重技术,要么只注重被摄者的人物内心,都不能够完美的结合。


■目前摄影界有这样的现象,大家要么单凭技术,而忽略了作品本身;要么纯靠艺术,放弃技巧。但是,技术不等于艺术,只有两者融合,才是摄影最高境界。

孙振军:看得出你对摄影界目前这种不求思、不求变的状态很焦虑,但是你个人大多在坚持用黑白胶片拍摄,这是否相矛盾?

梁达明:我认为,人像是一切摄影的基础,黑白也应该是摄影的基础。在黑白灰这样的单色调中,你能够将摄影艺术表现出来,需要的艺术修养、美学、技术要求都是很高的。目前摄影界有这样的现象,大家要么单凭技术,而忽略了作品本身;要么纯靠艺术,放弃技巧。但是,当技术平等时,技术不等于艺术。所以,应该鼓励大家去学习、创造新的思想。只有两者融合,才是摄影最高境界。

《凝眸》

1996年,获第三届中国摄影金像奖提名奖。

孙振军:你在很多国内重要的人像赛事上担任评委,如果对当前国内人像摄影界进行简单分类,会分几类?

梁达明:应该分为商业摄影、纯正的人像摄影两大类。商业摄影,是靠人像艺术去赚钱;现在从事单纯的人像摄影的人很少,大家都转向人物摄影。很多人都以为人物摄影就是人像摄影,这是一个误区。所谓人物摄影,一般指的是现场抓拍,对技术的要求并不是很高。其实就是纪实类的人物抓拍、街拍、与人有关的新闻摄影。而纯正的人像摄影,绝对是靠扎实的基本功,以及双方合作的人像摄影。比如我拍的那批老艺术家肖像实际是属于人物摄影,我不是在影棚里拍的,拍照的光源是电视台采访的时候打的灯光,我根据现场选找角度拍摄的。


■任何一件作品,不管是创意还是实拍,最后呈现出来的实际是作者心里想要反映的东西。摄影师要用有限的自我带给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

孙振军:在我接触的人像摄影作品中,很多是创意类的,他们拍得很晦涩、很意识流,可能除了摄影家自己看得懂,其他人都看不太明白,对这类摄影你怎么评价?

梁达明:创意人像摄影,我们在评选时会将它专门划分到一个门类中。我们过去把创意人像摄影归纳到广告人像摄影中,因为它是一种产品的宣传形式。现在有了电脑,可以通过电脑做一些光怪陆离的、很荒诞、反逻辑的东西。任何一个作品,不管是创意还是实拍,我认为它最后呈现出来的实际是作者心里想要反映的东西,这才叫做真正的摄影家。它能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做,而非一味地博人眼球,追求形式感。

摄影师要用有限的自我带给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当观众能够从你的作品中领悟出东西来,这便证明是成功的作品。过于直白的作品,过于一目了然,对观众来讲也就失去了吸引力。所以说,这些作品作者的创作思路在哪个层面上,他想要表达什么?我认为现在我们处于读图时代,对影像的理解,不要局限于挖掘作者怎么想,而是需要自我去挖掘,通过他的作品有什么感悟,这才是我们影像未来发展的方向。一幅成功的作品,它的外延越大,受众面越广,才是最重要的。

孙振军:你怎么评价国内人像摄影界目前的状态?特别是跟发达国家的人像摄影有没有距离?

梁达明:我国目前的人像摄影水平跟国际上相比差距过大。我们国家现在的人像摄影受市场冲击太大,丢掉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味地迎合市场,迎合他人。孰不知大众的审美随着社会的进步在不断提升,很多人像摄影师现在没有生意做,没有市场。但不要怨市场不好,不要怨别人,是自己没跟上时代的发展,这是我看到的问题。另外,我们的人像摄影,在上世纪90年代有了港台影楼的介入,而日本韩国欧洲的人像摄影仍是以传统风格为主,且至今还是很注重传统,把传统经典延续下来了。反而我们受市场冲击,把这种经典弄丢了,被商业利益驱使而淡化了传统技术。

孙振军:我个人认为我国人像摄影家里面似乎还没有像尤素福·卡什这样的重量级人物,你认为吗?

梁达明:不能说没有,只不过我们没发现。在我这几年拍摄领导、老板人物肖像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对传统工艺还是非常喜欢的。我们经常说表现人物的立体形象,其实是除了表现人物的眼神、表情内在的立体外,你的外部形象也要是立体的,这些立体气氛是需要黑白影调、用光来营造的。

孙振军:请你给喜欢人像摄影的青年摄影师提一些希望和寄语?

梁达明:希望他们能够多学习、多提升自己,能在传统的基本技术功底上更加精进。让我们的人像摄影将来更专业化,除了形式感外,更要有立体感,把人物拍活。

梁达明摄影作品Liang da ming photographic works
为老一代艺术家写真留影

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我,是看着他(她)们的作品长大的,从小就对这些艺术家怀有崇拜之情、敬仰之心。我从事人像摄影创作以来,就梦想着有一天能为这些艺术家们拍照留影。然而,当时自己只是一名国营照相馆的摄影师,也只能在电影、电视里目睹艺术家们的风采。但是我始终怀着诚挚之心,在静静地等待拍摄机缘……

2007年12月30日,我应邀为“中国文联——百花迎春”文艺晚会的艺术家拍摄。一周的拍摄,让我近距离领略了艺术家们的精神风采,从此更加坚定了我为老艺术家们拍照留影的决心。

2011年11月,中国第九次“文代会”在京召开,我受邀出任会议现场的摄影师,正是这次难得的拍摄机会,让我又拍摄到了更多的老艺术家们的身影。

人像摄影作品以捕捉人物的神态而见长,这里展示的艺术家肖像摄影作品神态各异,有的好似与观众在面对面交流;有的是内心情绪的真实流露;有的是艺术家个人独特的气质的呈现。

丹增——作家,代表作品《文化产业发展论》

郭兰英——歌唱家,代表作品《我的祖国》《南泥湾》《咱们的领袖毛泽东》《绣金匾》。

李默然——表演艺术家,代表作品电影《甲午风云》,话剧《报春花》《市委书记》。

马季(1934-2006)——相声表演艺术家,代表作品《宇宙牌香烟》《五官争功》《打电话》。

梅葆玖(1934-2016)——京剧表演艺术家,代表作品《贵妃醉酒》《穆桂英挂帅》。

秦怡——表演艺术家,代表作品电影《女篮5号》《铁道游击队》《林则徐》。

尚长荣——京剧表演艺术家,代表作品《霸王别姬》《将相和》。

石祥——词作家,代表作品《十五的月亮》《望星空》。

田华——表演艺术家,代表作品电影《白毛女》《党的女儿》《花好月圆》。

魏明伦——作家,“巴山鬼才”,代表作品《巴山秀才》《潘金莲》。

杨在葆——表演艺术家,代表作品电影《从奴隶到将军》《代理市长》《原野》。

于洋——表演艺术家,代表作品电影《大浪淘沙》《英雄虎胆》《戴手铐的旅客》。

陈铎——主持人,代表作品《话说长江》《丝绸之路》。

吴雁泽——歌唱家,代表作品《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清江放排》。

沈鹏——书法家,代表作品《沈鹏书法作品集》《当代书法精品集·沈鹏卷》。

于蓝——表演艺术家,代表作品电影《烈火中永生》《龙须沟》《翠岗红旗》。

1999年获第四届中国摄影金像奖提名奖

2004年获第六届中国摄影金像奖提名奖

往期回顾: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鲍昆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邓维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鲍利辉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曾璜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宋刚明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谢子龙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刘鲁豫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王琛

关心支持三门峡摄影文化高地建设之——李洁军

声明:该作品系本报原创,非经许可禁止微信公众号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策划:卢萍    统筹:杨莹莹    责编:蒋瑞

编辑:云南新闻网

网友评论区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申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发至:2876218132@qq.com

云南新闻网 @ www.yn19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