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网> 在玉溪

玉溪味道 | 拿得起,放不下的那碗酱米线

2018-11-15 22:22:44 来源:在玉溪

To do or nor to do

这会儿成了大家伙儿的问题了 


 壹

“我这时候就非得吃它”

前阵子老太太生病了,全家老小轮番照顾,嚷嚷着要吃炒菌,“我一生病就非得吃它”,但老太太这次的病不能吃菌,全家老小又轮番地劝。

每个人大概多少都有点这种经历,在某个时间,突然觉得自己要吃点什么东西。

发烧的时候要喝妈妈煮的粥,假期从省外回来第一顿要吃米线,天一下雨就得吃家楼底下的火锅,晚上加班的时候得来杯热茶……

 贰

中国人对食物的感情多半是思乡,是怀旧,是习惯,也是一种自我表达。

食物会留下深刻的时代印记,当你瞧见一个食物,想到的不光是食物本身,而是时间和地域,一些记忆小碎片或是几个人。

能够紧抓住人,让人挂念的,除了其本身的味道,还有食物所具有的独特人情味。

这是盐的味道,山的味道,水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这些味道,已经在漫长的时光中和故土、乡亲、念旧、朴实……等等情感和习性混合在一起,才下舌尖,又上心间,有滋味,更有情怀。

 叁

没什么东西是平凡的,都有讲究,都有故事,都有情怀。

这让我想起妈妈经常念叨的小时候家附近没名字的小饭馆,大伙儿都叫它“小食馆”,几张桌椅三两个人,平日里就卖些小吃。她上高中的时候小食馆才开始卖米线,二两粮票,一毛五一碗,得自己抬着瓷口缸去盛,小口小口慢慢地吃。

“那时候的米线真香,酱也香,肉也香”。

可惜的是,妈妈读完高中以后,那家店就关门了。直至现在,她还会经常想起那个味道,物资贫乏时代里飘着的酱香,纯粹,真挚,淳朴,让人难忘。

当我们回味自己不同的人生境遇时,千变万化的味道提供了一种特殊的表达方式。故土让人眷恋,我们怀念、寻找,追逐它的声音、光影和气息。当记忆中的酱香味再次重现,没有车辆停留的空旷小巷、鸡叫声和吆喝声、洗完澡后偷偷揣兜里的肉包子……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浮现了。

 肆

作为玉溪人,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就得有米线。

米线要配酱吃,得配好酱,讲究的酱,纯粹的酱。这个酱,被我们找到了。

一切还得从一碗被抢空的辣鸡饭说起,来自云南玉溪的白师傅一家以小吃店营生,他用家传配方的辣酱拌以凉鸡,配上新鲜米饭,在自己的小吃店售卖。家传手撕辣鸡饭一经推出,反响热烈,常常造成店内不到半天就售空的情况。

而这个点石成金的辣酱,就是厚屋辣酱的前身。

来自大山深处的滇辣,天然一道油,一勺用心,一瓶怀念。

山川依旧,风味不改。

 伍

“就差那么一勺酱”

早上起来煮米线的时候得放一勺酱;

天凉了吃火锅的时候得放一勺酱;

胃口不好嘴里寡淡的时候也得放一勺酱;

……

很多时候,都该放那么一勺酱。

最近挺喜欢《邪不压正》里,蓝青峰跟李天然的一段对话:

“你知道你要干什么吗”

“我很知道我要干什么”

“知道吗”

“知道”

“你真的知道吗”

“我真的知道”

“特别好,特别好”

真的特别好。

知道自己这时候得吃一个什么,也特别好。

瓶装

瓶装规格为200g/瓶,有四种口味,原味、香菇、鸡肉和牛肉味,酱香料足,做调料、做正餐,想怎么吃都行。

随心装

随心装厚屋辣酱专为便携性需求较高的人群设计,85g*6条/盒,有牛肉味、鸡肉味两种口味可选。一条辣酱刚好是拌一碗面或者饭的量,需要的时候, 撕开一条厚屋辣酱随心装,就能饱尝一碗地道滇辣。








部分图片来源于商家及网络

来源:玉报微生活

编辑:李昕怡  韩娅娇  审核:杨雪 

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出处。

玉溪人都在看 

爱上玉溪 | 在易门品美味山珍野生菌

玉溪市上榜第四届云南省文明城市候选名单!

脊灰灭活疫苗(IPV)大量到货!玉溪市民可带娃免费补种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哦~

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

在玉溪微信公众号

编辑:云南新闻网

网友评论区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申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发至:2876218132@qq.com

云南新闻网 @ www.yn19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