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网> 云南活动

昆明:别让网络成为“法外之地”!网民言辱慰安妇且挑衅警方最终被拘

2018-09-23 23:46:42 来源:云南活动

   

    民国年间,在永安贡川中山路60号,设有“福建永安李氏宗祠董事会”。近日,有收藏爱好者收藏到一批董事会的信件,记录了永安皇历江王祠保护的一些细节,对研究省级文保单位江王祠的管护有一定意义。

1

4封民国永安李氏信件

    9月3日,记者从永安贡川镇洋峰村的李道烽处,看到这些信件的翻拍件。

  李道烽常年关注李氏宗族文化。据他分析和研究,信件为董事会与宗亲李福登的信件来往,围绕江王祠的修葺、祭祀等事项,书写时间应该在1941年及其前后。李福登曾任永安二区六保保长,住址现为永安市青水畲族乡柯山村北溪自然村。他是北溪周边一带宗族事务热心人。

  信件共4封,3封为董事会写会给李福登,另一封为李福登回信打的底稿,有多处涂改。其中一封“紧急通告”落款日期为民国30年(1941年)9月26日,由李仰冠、继煌、贤梦等6人以董事会名义写给李福登。“我祖皇历宗祠前定十月十三日安火,将双峰教忠堂改祭一节兹因下列两点耽(原文为‘担’)误,经召集各乡董事酌议复改致祭双峰祠……”余文提及皇历“宗祠修葺工作不能如期完成”。

  这次修葺正值抗战时期,社会动荡,民生多艰,开展得并不顺利。董事会两次致信李福登,谈及筹款困难,先后提及“多地田租山租多被佃人侵吞”“我祖皇历祠前年倡修未曾告竣,本年拟于正堂筹款整理完全……尤缺款项,查新村及蕉坑等处田租数年未收……”。这两封信的年份未明。其中一封,邀请李福登前往“洋畲”(今贡川镇洋峰村)溯源堂参加会议,与宗亲商议解决此事。李福登回信的底稿称,信件从洋畲送到北溪时,已错过约定会议时间农历十一月初一、初二。另一封,是董事会派遣人前往向佃户收租,“附抄田契一节”为凭据,请李福登给予帮忙。此次公开的资料中有个信封,封面写有“烦带北溪面交李福登先生启 自洋畲李缄”,疑为这封信的。

2

信件商议皇族祠修缮事宜

   皇历江王祠位于永安市槐南镇皇历村,始建于唐贞元八年(公元792年),奉祀唐高祖第二十子、闽越江王李元祥,是世界李氏宗亲总会认定的李氏家族祖地之一,2013年被评为第八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本报曾以《深山里的皇族祠——皇历村李氏后裔保护祖祠的故事》(详见本报2013年3月13日周三特刊)为题,报道了江王祠守土子孙式微、外迁宗亲主导保护的一些历程。

   这几封信提及的地名北溪、蕉坑、新村、皇历均为古尤溪四十二都范围,紧挨着一片。双峰、洋畲两村相邻,地处贡川镇境内,距离皇历较远,外迁此地及周边龙安(现三元区莘口镇管辖)等地的子孙,注意联谊皇历周边的守土宗亲参与管护江王祠,并将教忠堂、溯源堂等李氏宗祠纳入与江王祠一体管护。所以,李福登作为江王祠周边的宗亲,且具有一定社会身份,参与江王祠管护工作有优势,从多次信件来往可见董事会对他的倚重,还请他“邀同天盂塘叔侄准期到祠(洋畲溯源堂)磋商(修葺江王祠筹款)”。

  此次修葺规模,信件未提及,但工程量应不小。据洋峰村老一辈李氏族人回忆,解放初期江王祠财产较多,百米外的路口古树下有附属祠,江王祠脊梁、神龛隔扇等部位雕刻描金,室内有抱柱联等装饰。江王祠“文革”期间遭破坏,一些人从宗祠拆下构建焚烧取金,令人惋惜。现附属祠已毁,地基由后裔管理,江王祠主体仍为明代建筑,解放后两次修复才保留下来。

3

信件对宗祠研究有意义

  “此次公开的信件,对研究宗祠祖产也有一定意义。”李道烽说,这些资料研究有助于研究宗祠附属财产,宗祠对基础设施修建、助学、祭祀等公益事业的意义。

  据永安李氏族谱记载,明崇祯年间重修江王祠的《古重建皇历祠引》后有田山附录,说明江王祠有田和山场等财产,但地名因年代久远演变,多不为外人知。此次公之于众的信件,明确提及董事会持有田契等书面凭证,部分祭田在新村、蕉坑等地,收租用于修葺江王祠和祭祀。

(三明日报记者 李增祥 文/图)

来源:三明日报

本期编辑:灵雨  凌峰 

编辑:云南新闻网

网友评论区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申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发至:2876218132@qq.com

云南新闻网 @ www.yn19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