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七彩云南网 热门>网络

护林员沙妈牛布:野外偶遇大熊猫幼崽,大风顶40年来第一次

2019-12-04 来源:网络  阅读:6次

封面新闻记者 杨雪

沙妈牛布做护林员,是被叔叔带入行的。小时候满山追着梅花鹿和豪猪跑的小猎人,后来成了保护人员。这样的故事,从他开始,在村里发生了10多次——在自己做了巡护工作后,沙妈牛布前前后后带了包括自家弟弟在内的同村十余人入行,大家都从靠山吃山,变成了靠山护山。

2018年,沙妈牛布和同事在凉山州美姑大风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日常巡护时,途中偶遇一只在树穴洞里酣睡的野生大熊猫幼崽,拍下了珍贵的照片。这是美姑大风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成立40年来的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也属罕见。

偶遇睡觉大熊猫崽

大风顶“四十年来头一遭”

“那次我和阿尔拉洛一起,日常巡护,监测网格。”沙妈牛布说,2018年9月23日,两人的任务是监测美姑挖黑-椅子垭口大熊猫廊道监测网格图上编号为MGX58号网格。按照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方法,他们将在调查网格内沿着S型或Z字型线路行走,一旦发现发现大熊猫取食、排便、踩踏、抓挠等活动痕迹,就地向四周100米的范围内展开搜寻,并通过收集大熊猫新鲜粪便、毛发等提取DNA信息,以更准确地了解大熊猫对廊道的利用状况。

就在这个途中,他们在椅子垭口大熊猫廊道,遇到了一只酣睡于树洞里的大熊猫幼崽。“发现的时候,我们第一反应就是先跑。”作为经验丰富的森林专家,沙妈牛布下意识地考虑到了安全问题,“熊猫妈肯定在附近。大熊猫厉害得很,尤其是带崽的,可以说是50倍可怕。”两人跑出300米,仔细蹲守观察了许久,在确定周围相对安全后,第二次,麻着胆子再次靠近树洞。

“紧张得很,就怕熊猫妈妈回来。”沙妈牛布迅速地拍下照片后,丝毫不敢多逗留,立刻和阿尔拉洛一起撤离,“我们正在撤,就听到大熊猫妈妈的叫声。它回来了,大概离我们只有200米。”

手掌被竹子穿透,自己咬牙拔出来

沙妈牛布拍下的照片里,大熊猫幼崽甚至还透出微微的粉色,目测不超过3个月大。为了这几张珍贵的照片,他们两人承担了相当大的风险。

但不是每次冒险都只是虚惊一场。当护林员11年,33岁的沙妈牛布手上脚上都有伤。前几年,他在一次巡护中因为路太远回不来,当天带了睡袋住在山上。“当时是3月份,下了雪。住了两个晚上,最后下山的时候想着快一点,我们就抄了近路。”沙妈牛布和同事们走的近路很危险,左边右边都是万丈深渊,由于太过劳累,他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整个人骑在了山脊上,“右手掌心立刻被一个竹子桩桩穿透了。”

同事都吓坏了,帮忙用弯刀把他的手割开。沙妈牛布自己咬牙把手拔出来,用袜子包好,依然自己背着背包走下来。下了山,他也没跟局里面说,自己去卫生院输了液,二十七八天才养好。

“彝族护林员有语言优势,希望三代都护林”

沙妈牛布记得,自己小时候村里人都是靠山吃山,打柴烧柴、挖天麻挖虫草,满山追着野猪跑。后来,叔叔带他当了护林员,他又带着村里十多人“转业”。

“2009年我弟弟也当了护林员,后面又带了我打猎砍柴最厉害的朋友来。”大风顶保护区所在地本地几乎没有汉族,大多数是彝族,这尤其显得沙妈牛布和他的护林员朋友们的重要性,“本地人不是很懂保护,也不懂汉语。在这边,彝族护林员可以用彝语做宣传,帮助很大。”

巡护员工作使沙妈牛布和亲友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我们不再是猎人、采药人、伐木人,而是成为了自然的守护者。”在参与各项科研项目的过程中,他深深爱上了这份工作,“这让我的人生变得更有意义”。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

精彩推荐


申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发至:2876218132#qq.com

七彩云南网 @ www.yn19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