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网 焦点新闻>第一弹

蔡少芬艳史内幕:“被母亲卖身,我就是个该死的垃圾。”

2020-01-15 来源:第一弹  阅读:9次

作者:周冲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

2000年年底,蔡少芬曾独自一人跑到旧金山,坐上缆车,计划到达最高处时,跳车自杀。

她久久发愣,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烈阳,和脚下深不见底的无底洞。

短暂的27年人生,她没过过一天轻松日子。

无穷无尽的欠债、破碎无望的原生家庭、难以启齿的情妇生活、穷追猛打的狗仔队,无一不让她感到窒息。

她认为,自己是垃圾。

既然人生只有痛苦,那死亡又有何畏惧?

她闭上双眼,颤抖不已地伸出一只脚。

突然,她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你不要的,你把它给我。”

她非常诧异,然后在心里问:“你是谁?”

那个声音没有回答,只是反复地说:“你不要的给我呀……你不要的给我呀……”

这个声音一直说,说到蔡少芬流下眼泪,慢慢把腿缩了回来,继而开始痛哭。

很多年后,她终于知道,那个声音是她的求生本能。

她以为自己走投无路,但从缆车下来,不到半年时间,她就走向事业高峰。

蔡少芬想死有令人窒息的动机。

2000年5月,蔡少芬结束了好几天连转轴的工作,终于回到位于香港黄埔路的家中。

她几天没有母亲的消息,内心不免有一丝不好的念头。

当她走到家楼下,眼前的一幕,几乎让她昏厥过去。

她居住的小区楼里,从外墙、楼梯道到家门口,统统被人用红漆写上四个大字:欠债还钱。

她慌张冲上楼,打开家门,不停呼叫:“妈……妈……”

然而,空荡的房子里,除了她的回音,没有任何答复。

她疯狂寻找母亲的踪迹,最后终于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她嘴里那句“妈你在哪”还没说出口,母亲就冲着她嘶吼道:“帮我还钱!不然我命要没了!”

蔡少芬愣了下:“这次是多少?”

母亲喊道:“500万!赶快帮我还!”

蔡少芬眼前一黑,身体重重砸在沙发上。她没有回答母亲,随后挂了电话。

出道10年的蔡少芬,生活都围绕着母亲的赌债。

身为香港小姐季军,无线当家花旦的她,不仅房子是租的,信用卡经常刷爆,衣服穿了好几年都舍不得买新的,就连拍戏的服装,靠的都是赞助和借同期女演员的。

10年间里,蔡少芬的银行户口里,没有存过一分钱,所有的收入,全数用在为母亲还债。

据港媒不完整统计,蔡少芬为母亲偿还了超过一个亿的赌债。

两母女自从母亲开始赌博起,关系越来越糟糕。

前不久的剧烈争吵后,母亲终于哭着喊着要戒毒,甚至拿刀在蔡少芬面前,扬言要剁掉手指。

蔡少芬心软,还是选择原谅了母亲,两人一起抱头痛哭。

她以为母亲会改。

然而再次联系,却是冰冷的500万赌债。

蔡少芬彻底绝望了。

嗜赌犹如嗜毒,遇到这种人,不管是什么关系,除了远离,别无他法。

蔡少芬当然也懂这个道理。

然而,童年的经历,让她难以离开母亲。

1973年,蔡少芬出生在香港一个贫困的家庭里。

她的父亲是小巴司机,母亲是家庭主妇,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在父亲身上。

5岁时,父母因关系恶劣,选择了离婚。

父亲没有带走任何一个孩子,而是不负责任的失踪,从此对他们不闻不问。

原本是家庭主妇的母亲,没有任何工作技能,只能选择做一些散工,维持两个孩子的生活。

丈夫的离去,加上生活的重担,让蔡少芬母亲迷恋上打麻将,想借此缓解内心的郁结。

然而,上了麻将台后,母亲的瘾越来越大,开始陷入疯狂的赌博之路。

母亲将工作收入全部砸在麻将台上,手气好时,会兴高采烈带回叉烧包、奶油蛋糕等高档食物给两个孩子吃。但手气差时,她就会疯狂借钱,然后输到没人借了,才气鼓鼓回家,完全忘记家中两个孩子连饭都没吃。

因为赌博,母亲经常欠债,一旦债主们找上家门,母亲就会麻利带着两个孩子搬家。

从小,蔡少芬过得就是逃亡的生活。

为此,她不仅学会了一套快速收拾行李的技能,后来甚至学会直接把衣服放在行李箱,方便逃亡时,能达到最快速度。

为了躲债,蔡少芬什么地方都住过,最惨的时候,甚至住过废弃大厦的天台。

而逃亡也让她的校园生活,一塌糊涂。

因为常年转校,蔡少芬几乎一个朋友都没有,也没有时间学习,成绩一直是全年级倒数,成为了老师的眼中钉。

因为没有父亲、母亲是赌徒、家境贫寒、学习成绩差劲,蔡少芬的个性里,藏着两个关键的缺陷:

一是自卑。

她不爱说话,也不敢说话。

她也不觉得自己长得漂亮,总是躲在人群角落,性格封闭。

二是缺爱。

她说,我最缺乏的就是爱,我一直得不到的东西就是爱。

蔡少芬回忆起小时候的自己,总是忍不住掉泪。

因为,那个时候,她不知道“爱”为何物。

而唯一能依靠的母亲,也没有给过她关注和温情。

从初中开始,蔡少芬就在课余时间,在家楼下的杂货店里做兼职。

兼职的每日工资,是5元。

这5元,时常成为一家当天最重要的收入。

但这种赚钱方式对比母亲不断积累的赌债,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所以,年仅15岁的蔡少芬在母亲的安排下,参加了TVB举办的超级模特大赛。

这次比赛,蔡少芬没有溅起多少水花。

图:15岁的蔡少芬化起浓妆,褪去孩童气,颇有气质

2年后,17岁的蔡少芬再次接到母亲的代报名,这次是“香港小姐”比赛。

这次比赛,让全世界人注意到,这个名叫“蔡少芬”的女孩。

她既清纯又美艳的外表,高挑挺拔的身材,甜美动人的笑容,统统成为她夺冠的武器。

当时,所有的香港媒体,都在揣测,这届的冠军非蔡少芬莫属。

然而,随着比赛进入后半段,蔡少芬被媒体挖出各种黑料。

母亲是赌徒,学习成绩垫底,文化程度低等负面新闻,让蔡少芬最后只获得了季军。

“香港小姐”季军的头衔,成为了蔡少芬进入娱乐圈的敲门砖。

她进入TVB,成为一名演员。

当时蔡少芬不满18岁,签约合同是母亲代签的,而每个月的工资,则是直接打到母亲账户里。

这笔钱,间接纵容了母亲的赌瘾。

随着蔡少芬的名气日渐变大,母亲也越敢赌,她从麻将台赌到澳门赌场。

图:香港媒体抓拍蔡少芬母亲在赌场的身影

当时几乎所有澳门赌场里,都曾出现过蔡少芬母亲的身影。

大部分的荷官和高利贷,一看到她,都会特别殷勤。

因为,母亲总是到处吹嘘,她有一个“香港巨星”女儿,是大款。

然而,不管蔡少芬怎么拼命拍戏,始终都无法还清母亲不断积累的欠债,债款甚至还在以可怕的速度,疯狂飙升。

母亲的赌瘾,不仅让她丧失了对孩子的爱,更让她视孩子为“敛财工具”

蔡少芬在母亲眼里,不过是一棵摇钱树,丝毫没有亲情成分。

在当时的香港,一个17岁的女孩被母亲推上成人舞台,为的就是赚钱,已经让人非常不齿。

可,母亲在后来更是对蔡少芬做了一件,几乎毁灭她人生的事情——做富商情人。

在“香港小姐”比赛结束后不久,蔡少芬母亲就到处找人,希望蔡少芬能结识上流社会人士,最好能捞点钱。

此时,有人给她引荐了,香港富商刘銮雄。

图:百度百科

刘銮雄是出了名的“好色”富商,对美女来之不拒。已经有了李嘉欣和关之琳两大情人后,依旧不改猎艳本色。

自然,面对17岁的青春少艾蔡少芬,也非常欢迎。

为了讨蔡少芬欢心,刘銮雄也毫不手软。

在蔡少芬成人礼上,刘銮雄斥资百万,为她在香港当时最高级的丽晶酒店摆了20席,还送上价格不菲的巨钻手链。

有了刘銮雄这个大财主,蔡少芬母亲更是赌到肆无忌惮。

所以,就算有了刘銮雄帮忙,蔡少芬也依旧身无分文。

图:百度百科

她成为刘銮雄的情人,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钱。

大部分知情人对蔡少芬这段经历,都持同情态度。

就连刘銮雄的原配宝咏琴,提起蔡少芬时,眼里都是惋惜:“其他女人在我看来都是小三,但蔡少芬不是,她很乖,很听话,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在与刘銮雄一起的6年时间里,宝咏琴甚至给蔡少芬报了英语班和礼仪班,希望蔡少芬能陪着刘銮雄出席各大场合。

而刘銮雄对蔡少芬也十分阔绰,不仅为她还掉大半债务,还送了两套房子给她。

图:百度百科

这两套房子后来都统统抛售了。为了帮母亲还赌债。

10年里,蔡少芬的片酬就算已经从150万飙升到600万,加上刘銮雄的帮助,依旧无法填补母亲的赌瘾。

蔡少芬真的无计可施,也彻底失望了。

2000年5月,挂掉母亲电话后的蔡少芬,绝望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家。

她边哭边打电话给所有能联系得上的朋友。

但电话通了之后,她除了哭,说不出任何话。

最后,有一个朋友对蔡少芬说:“你真的不能再继续帮你妈还债了,这会毁了你,也会毁了你妈。”

朋友的话,让蔡少芬醍醐灌顶。

她决定要跟母亲断绝关系,不再给予母亲任何帮助。

为此,她跟公司商量,通知了一众记者,召开了记者会。

记者会上,她消瘦不已,神情恍神,疲惫不堪。

“我从入行到现在,将所有的收入都给了家里。母亲赌博已经欠下很多钱,我已经为她还了许多债。但是,现在她居然又欠了超过500万的债。我真的好害怕,我做得很辛苦。我现在要向大家宣布,我没有钱了,我今后都不会,再为她承担任何债务。”

最后,她几乎要在记者会上跪下来。

她痛哭着,对着镜头,恳求所有人:“求求你们不要再借钱给她了!”

记者会召开后,引起全港轰动。

此时,外界才终于知道,蔡少芬这些年来,究竟过着什么生活。

当所有人都在为蔡少芬心痛时,母亲却联合二姨,到处参加媒体采访。

她们推翻蔡少芬的所有话,转而控诉蔡少芬见死不救,忤逆不道。

母亲的控诉,让蔡少芬彻底失去了生存的欲望。

从小到大,她唯一的生存目的,就是让母亲过得好,得到母亲的爱。

然而,多年付出最后换来的,除了恨,只有怨

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她独自一人来到旧金山,打算自杀,结束痛苦的生活。

幸运的是,到最后,她没有选择放弃自己。

从旧金山回到香港后,蔡少芬迎来了事业的转折点。

从出道开始,一直为了钱,不管什么戏都接的她,弄坏了自己的荧幕形象。

在90年代的香港人眼中,蔡少芬就是“坏女人”的代名词。

图:电视剧《天伦》里,蔡少芬饰演的齐雪儿就是“蛇蝎美人”的经典

但,摆脱了母亲后,她终于有了为自己筛选戏,选择喜欢的角色。

她遇到的第一部剧,是香港无线电视台,为庆祝香港回归制作的百集长剧《创世纪》。

在这部汇集了香港一众顶级演员的电视剧里,蔡少芬虽不是主角,但却让观众第一次看到了,她精湛的演技。

这部剧不仅为蔡少芬带来口碑,更让她洗掉了过去“坏女人”的固化形象。

她终于跻身“香港无线花旦”行列,与宣萱、陈慧珊、郭可盈并称当时的“无线4大花旦”。

图:相信大部分80、90后对这4位女演员都非常熟悉,当年都是一等一的戏骨,更是“收视保证”

经过这部剧后,蔡少芬迎来了更多的剧本邀约。

此时,她再为自己挑选了一部堪称经典的作品,《洛神》。

蔡少芬饰演的甄宓,多年来一直被拿出来对比,却始终位居第一,无人能敌。

仅是一个抚巾掩面的小细节,她不只做出了不同年纪、背景还有情绪的微表情演绎,甚至演到无人能敌,出神入化。

一笑,她是翩翩少女,羞涩、悸动,面对情郎浪漫的求婚,她甜进心却又想保有矜持。

再笑,她因为家国,不得已嫁作他人妇,面对身处险境的情郎,丈夫与兄弟的厮杀,她棋下险处,笑中带泪。

《洛神》让蔡少芬红出香港。

至今,一谈起“甄宓”,几乎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必是蔡少芬。

后来,蔡少芬开始扩展她的事业版图,进军内地,再次接拍一部收视奇剧《甄嬛传》。

她所饰演的乌拉那拉氏·宜修皇后,让观众既痛恨又心疼。

一句“臣妾做不到”,更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网络金句。

蔡少芬从17岁进入娱乐圈,到如今已经混迹到第28个年头。

从“坏女人”到影后,她走了整整十年,才捧到奖杯,比大部分一线女演员,经历了更多磨难。

从拍戏为了赚钱,到拍戏为了梦想,她同样熬过了艰难的岁月。

演戏于她而言,在摆脱母亲前,不过是赚钱工具,但当她的自我意识觉醒后,才成了人生价值所在。

这一切,藏着她的挣扎、思辨和调整。

蔡少芬在婚恋市场,一直很抢手。

因为,大部分人看到的,都是她天真烂漫,富有童真的一面。

然而,这不过是蔡少芬为自己建立的保护色。

真实的蔡少芬,对爱情其实很悲观。

因为从小被父亲抛弃,与母亲逃亡,不愉快的成长经历,让她的内心早已建起厚厚的保护墙。

不敢爱的潜台词,实际是“我不值得”。

所以,建立“我值得被爱”的信念,是她在爱里的第一课。

一开始,蔡少芬与张晋是互生好感的,但张晋却三顾茅庐,才表白成功。

原因,正是因为蔡少芬认为“我不够好”。

后来成为了恋人,蔡少芬却又为自己设下屏障,与张晋约法三章:

不准拖手;

不准kiss;

不准公开。

原因,仍旧是认为“像我这样的人,不会是一个好女朋友”。

蔡少芬是幸运的。

因为,她遇到的是来自幸福家庭的张晋。

张晋从小父母关系良好,家庭和睦,加上多年习武,让他塑造了犹如“打太极”般的相处模式。

蔡少芬退缩,他就陪伴在侧,等待下一个好时机。

蔡少芬前进,他也不鲁莽,跟随对方的脚步,让对方足够舒适。

这一走,就走过了4年双城恋。

蔡少芬的活泼开朗,融化了张晋内心的木讷。

而张晋的坚定陪伴,也给予了蔡少芬足够的安全感。

婚后,蔡少芬完全变了另一个人。

按张晋的说法:“蔡少芬是一个宝藏。”

蔡少芬从一个大大咧咧、畏手畏脚、没有安全感的女孩,摇身一变,成了几乎找不出缺点的“完美妻子”。

她深深热爱着“张太太”这个角色,甚至爱屋及乌,将张晋的父母当做自己的父母,去呵护、孝敬。

她从不矫情,甚至拥有长辈最喜欢的特质——“能吃苦”。

张晋受伤时,她和张晋、婆婆一同为新家置办家具,她不仅没有埋怨张晋帮不了忙,甚至独自背起买下的两个懒人小沙发往家走。

在后面跟着的张晋和婆婆都看呆了,可蔡少芬却认为“这不是很平常的事吗?”

她拥有非常强的情绪管理能力。

蔡少芬认为,情绪是自己的,你的伴侣不是你的垃圾桶,更没有义务必须处理你的情绪。

所以,她从不与张晋正面交锋,两个人遇到不开心时,约定必须冷静下来后,再进行复盘沟通。

就连生完孩子后,蔡少芬与产后抑郁作斗争时,她也一直坚持这个原则。

她会在情绪发作时,独自调节,尽量不给对方压力。

最重要的是,她懂得,婚姻的核心是“尊重”。

她不将人生寄望于丈夫,更不要求丈夫需要达到什么目标。

相反的是,她无限支持丈夫的所有决定。

当对方的价值得到认可,情绪得到尊重,自然就会回馈给你相应的爱意。

正是这份尊重与支持,成就了世人看到的绝世好丈夫“张晋”。

当他站在人生第一个获奖台上时,他坦然自若说出:“有人说我一辈子都要靠蔡少芬,没错,我这辈子的幸福,就是要靠她。”

这背后,是蔡少芬多年如一日的支持,还有不离不弃的陪伴。

婚姻,是一种很复杂的关系。

它需要爱,更需要相处的磨合,还有至少一个人的智慧。

蔡少芬是幸运的,因为张晋给予了,她多年缺失的爱。

而张晋也是幸运的,因为蔡少芬回馈了他,充满智慧的婚姻模式。

然而,蔡少芬人生最大的课题,始终是与母亲的关系。

离开母亲再久再远,她还是需要回头。

因为,母亲是爱的根源,也是蔡少芬与自我和解的关键。

经历了2000年的断绝后,她对这份爱有了另一种新的体验。

她从前以为,爱一个人就是无底线给予。

可给予的结果,却是关系更迅猛地走向谩骂、憎恨和破裂。

她以前不愿离去,怕母亲不再爱自己,更怕母亲离了她,活不下去。

然而,当她真的离开后,却发现是自己太过自以为是。

母亲不仅没因为她的离去而枯竭,反而变成更好,活出了正确的自己。

后来,她才深刻理解到,原来离不开这段畸形关系的,不仅是母亲,还有自己。

这段痛苦的分离,其实是蔡少芬人生,一次真正的母婴分离。

她需要长大成人,脱离母亲,独自面对属于自己的人生未知数。

最后,她终于摆脱“愚孝”,与母亲建立起,一段真实的亲子关系。

我们总能听到,孩子哭喊父母对他们的伤害。

然而,这份伤害其实是父母与孩子共同协作完成的。

父母以爱为名,成为孩子生命的吸血鬼,而孩子害怕离开父母,所以一边埋怨一边接受。

这才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伤害闭环。

一切伤害自我的权利,都是自己赋予他人的。

而这种赋予背后,本质是害怕面对真实的自我。

“为自己而活”听起来是一件特别爽快的事,但中间承载的,其实是孤独的前进。

这个决定,蔡少芬足足花了27年,才鼓足了勇气。

将母亲,还给她的人生。

也为自己,打开最后一道成人的屏障。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

精彩推荐


申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发至:2876218132#qq.com

云南新闻网 @ www.yn19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