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网 焦点新闻>红星深度

女子疑遭前夫前男友联手威胁 求删隐私照却被猥亵 为留证据她不敢洗澡

2020-01-15 来源:红星深度  阅读:8次

“上海松江区佘山派出所一直拒绝提取当事人的生物性组织,如汗液、唾液和指纹等猥亵的关键性证据,我多次请警方尽快提取,却遭到一位警官的反问:‘有射精吗?没有射精就不用提取’。”朱女士的律师林健告诉红星新闻。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平台不得转载。

2019年12月,上海松江朱女士收到前夫发来的一些对话截图,“当中内容是我与前男友的隐私内容。”自己与前男友交往期间的私密内容,怎么会出现在了前夫的手里?

朱女士称,前夫牛某威胁她,让其转款20万,否则就把这些隐私照片发给朱女士单位的同事。朱女士答应了前夫的要求,同时她联系了前男友,希望从“源头”上彻底删除这些“不定时炸弹”。

前夫牛某与朱女士的聊天记录

朱女士称,1月11日她按照约定去到了前男友家看他删除所有隐私内容,但是在前男友熊某生家,男方忽然开始对自己动手动脚,受到侵犯后在慌乱中赶紧逃离了前男友家,并给自己的律师朋友打了电话,在律师朋友的陪同下,先后多次报警。

“上海松江区佘山派出所一直拒绝提取当事人的生物性组织,如汗液、唾液和指纹等猥亵的关键性证据,我多次请警方尽快提取,却遭到一位警官的反问:‘有射精吗?没有射精就不用提取’。”朱女士的律师林健告诉红星新闻。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健告诉红星新闻,目前朱女士报警的敲诈勒索和强制猥亵两项指控,警方均未立案。

当事人回忆:“前夫和前男友合伙以隐私照威胁”

朱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她与前夫牛某于2019年4月离婚,婚姻存续时间约为4年。离婚后,她与年龄比自己小的男子熊某生短暂交往几个月,期间因三观不合,朱女士多次提出分手,并于2019年10月正式分手。

2019年11月7日,前男友熊某生对朱女士说,要将两人交往期间的私密照片和视频等内容,发给朱女士前夫牛某,“现在把我扫地出门,那就先从让你前任知道这些开始吧,他那么计较不知道他会怎样。”

2019年12月13日,前夫牛某给朱女士发来了多张朱女士与前男友熊某生的微信私密对话截图以及私密照片等内容,要求朱女士返还其离婚时向朱女士支付的20万,否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发你爸妈也看看好了”。

朱女士与前夫聊天记录

根据朱女士提供的与前夫牛某、前男友熊某生的微信对话,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其中牛某确实提到“明天认识你的人都会收到”等含有威胁意味的话语,而朱女士的前男友也询问朱女士“你前夫最近有找你吗”?

前男友向朱女士发送了前夫与陌生账号的关于泄露朱女士隐私的内容

两天之后,前夫牛某与朱女士的一位共同朋友告诉朱女士,自己收到了牛某发来的有关朱女士的隐私内容。

处在惊恐和慌乱中的朱女士从前夫口中得知,这些自己与前男友熊某生的隐私照片和视频,都来自于一位“好心人”。律师林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后他们从警方处获悉,根据前夫牛某的描述,牛某回家的时候发现门里有一张纸条,说:“想知道你前妻做的丑事吗?加这个QQ号吧。”然后他加了这个QQ号,这个QQ号就向他提供了私密的信息,并指使前夫牛某向朱女士索要离婚时支付的20万。警方认为这个QQ号就是熊某生的小号,但熊某生还没有承认。

求删除私密照不成反遭猥亵后报警 警察:没射精 拒绝取证

2020年1月8日,朱女士再次收到前男友熊某生发来的一张前夫牛某与某账号的对话截图,当中前夫牛某称,要将这些私密内容发给朱女士单位的同事。

被威胁乌云笼罩的朱女士联系了前男友熊某生,请求其删除所有内容,前男友提出“等你这个事情(指前夫索要20万)结束了我就删除。”1月11日,朱女士答应了支付前夫20万。随后立即联系前男友熊某生,请求其将所有私密照片和视频等内容删除,两人商定,让朱女士到自己家中来看他删除,虽然心中很害怕,但由于迫切希望噩梦早日结束,朱女士鼓起勇气到了前男友家中,而随后发生的一切,让朱女士的噩梦跌入更可怕的深渊。

在前男友熊某生家,对方并没有立刻删除私密内容,而是开始对朱女士动手动脚,“我当时害怕极了,他的动作越来越冒犯,我怕根本顾不上让他删除那些内容,立刻逃离了他家。” 根据朱女士提供的事发时的录音,红星新闻记者听到,整个过程持续约二十分钟,期间前男友熊某生说:“我就让你抱一下我怎么了?”而朱女士不断重复着“不要摸我”。

从前男友家逃离的朱女士,还是先去转了2万元给前夫,以防其泄露隐私照片。随后,她想到了向自己的朋友,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健求助。

前夫牛某与陌生“小号”疑似讨论泄露朱女士隐私

在律师的陪同下,两人前往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泗泾派出所报警,警方以“没有管辖权”为由,不予受理,于是两人不得不开车返回案发现场,再次报警。“根据《公安部关于公安派出所受理刑事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当事人报警后,警方应当先受理,再移交属地派出所处理。”林健说。

事情发生后,朱女士一夜未眠,先后奔走泗泾和佘山两个派出所报案。其中佘山派出所先后有三位警察接待了朱女士,“我们希望警方能提取生物性物质(即汗液、唾液和指纹等),若能在朱女士关键部位提取到其前男友熊某生的生物性物质,那么强制猥亵的事实就比较清晰了。”但三位警察都称不用提取。

林健回忆,在数次提出希望提取生物性物质的要求后,其中佘山派出所一位警察以“没有射精就不提取”为由拒绝。但林健暂无法提供更多证据证明这位警察所称的拒绝理由。

林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直到今天,事情发生了这么久,我的当事人朱女士都一直没有洗澡,她希望保留证据,等待警方早日取证。”

红星新闻记者从林健处获悉,目前朱女士以敲诈勒索和强制猥亵两项指控分别对前夫牛某和前男友熊某生进行了控告,但两起案件均未立案。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佘山派出所,办案窗口一位民警在得知记者的采访意图后称:“媒体关注都是扯淡!”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前夫否认威胁和敲诈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朱女士的前夫牛某,对方承认确实发送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等消息给朱女士,但否认了自己的对其进行威胁和敲诈。牛某称,自己此举不是为了要钱,“我可以不要钱,也没有传播那些内容。”

但当红星新闻记者指出两人间的一位共同朋友收到了相关信息时,牛某解释称:“这位共同朋友是我的同事,曾经朱小姐散布我婚内出轨的不实言论,我只是把这些信息发给这位共同朋友,证明我是清白的。”并且,在红星新闻追问其与朱女士的微信聊天内容中,提到了“20万”等内容时,牛某承认:“确实提到了20万,这20万是我们离婚时做财产分割时的数额,但当时我不知道她存在婚内出轨,现在我知道了,所以我想把我收到的这些朱女士与前男友熊某生的内容,作为证据保留,日后向法院提起重新划分财产分割的请求。”

对于牛某对自己“婚内出轨”的指控,朱女士说:“我只能说,他先出的轨,我选择了原谅。”

而前夫牛某手中朱女士私密内容的来源,牛某称,是一位陌生人主动联系自己,并将这些信息提供给了自己,但该陌生人对于自己的身份一再隐瞒。牛某推测,这个陌生账号应该是其前男友熊某生。

牛某告诉红星新闻,目前上海警方已与自己取得联系,他已到派出所做了笔录,“警方希望我们调解,但目前看来调解的可能性不大。”

专家:

“没射精,不取证”不成立,强制猥亵不以射精为判定标准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称,上海佘山警方“没射精,不取证”这一说法是不成立的,徐昕认为强制猥亵不是以射精为判定标准,而在判定强制猥亵时,也不需要将射精当做证据。

徐昕告诉红星新闻,朱女士和其律师已具有了遭到强制猥亵的初步证据(即录音),那么朱女士身上有可能具有被强制猥亵的证据,其中朱女士隐私部位的他人指纹、身上的唾液,都是关键性证据,而这些证据都很有可能随着时间发展而遗失,所以需要尽快固定证据。

“警方办案有一定流程,需要进行立案初查等,建议朱女士及其律师尽快取证并自行去权威机构进行公证。”

红星新闻记者 蓝婧 沈杏怡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

精彩推荐


申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发至:2876218132#qq.com

云南新闻网 @ www.yn199.cn